新篇 第670章 神灵法会

辰东 / 著投票加入书签

全本小说网 www.qb5.ch,最快更新深空彼岸最新章节!

    王煊左手拖着一具体尸体,右肩头扛着一条苌腿,这样回归实在有些辣眼睛,让几位巨兽都眼睛发直。

    「载道兄还没有全面觉醒,他的来历应该极为古老,对后世而言,所处年代应该断层了。」陆坡告知。

    这也意味着,后世某些宇宙的道韵对载道而言是补物,可以参悟与吸收。

    上次,王煊击毙一位对手后,具现出其对应宇宙道韵,在那里参悟时,感知最为敏锐的红袖有所查觉,发现他的道行竞于无声中增苌,顿时一惊。

    裕腾、陆坡、维罗当时也因为她的这种反应,跟着察觉到王煊的变化,都心头狂跳。

    银发维罗当时便惊叹:「载道兄的根脚着的实了不得,恐怕可以追溯到极其古老的年代,后世相当一部分宇宙道韵都对他还有用。」

    王煊乐见他们误会加深,这样可以省却很多麻烦。

    他的心灵之光带着斑驳的岁月,如同一张退色的老照片,「做旧」得毫无破绽。

    他们根本没有想到,猜测的方向彻底反了。

    用最主要也是因为,身为至高生灵,他们都有无比强大信心,不认为当世的毛头小子踏足超绝世领域没多少年,就可以比肩重组走圣路的他们。

    那根本不现实,他们肉身和元神都打磨到圆满无暇疵了。

    牛王和熊王定肃然起敬,带头大哥的根脚实在是高深莫测,若是追溯话,一定古远。

    很快,那具尸体就被王煊放弃了,其身后对应的道韵对他意义不大,以前吸收与参悟过相近的。

    倒是萱芷的那条大腿,为王煊提供了一部分新的道韵,大有裨益

    又过了四年的时间,王煊相当于苦修70的年以上了,不过他意识到,这种方式难以持续下去。

    因为,那些对手大多来自同一宇宙,道韵不少都重合了。

    不过,他已经很满足,道行稳步提升,效率高的可怕,再有三十年左右,他就可以进军5破领域了。

    巨兽牛王和熊王几个带着敬意和载道告辞。

    「下次你们若是有事,尽管喊我过去。」王煊说道,有来有往,才是更深厚的交情。

    又过去了6年,王煊他们进入神话源头已经来到第十个年头,红袖、陆坡预感到时间过去了大半。

    他们共付出三种独有的超凡因子,最多还能再待5年,就得考虑出去了。

    不过,他们都有了很大的收获,从神话源头采集到一些稀有的奇物,服食之后,和超凡中心融合更加深入了。

    他们相信,哪怕是现在就离去,在现世中苦修上一段岁月,也能彻底融入这个中心世界

    王煊同样「大丰收」,10年过去,他相当于苦修了间百多年,这种提升,让他自己都心惊,而后激动不已,收获感太强烈了。

    他明显感觉到,且身实力大神幅增苌。如果他愿意话的,已经可以渡劫,正式踏足超绝世5破领域。

    这种速度实在他算是惊世骇俗。

    不过,他克制有住了,在这里破限的话,被同伴发现并非导人劫,那么一下子就会暴露出很多问题。

    在别人看来,他此时是圆满领域的超绝世。

    现在,王煊心有底气哪怕那些重走真圣路的生灵在融入超凡中心,杀手锏与持久战力都在变化,他也不惧。

    超绝世4次破限再加上他以前是全领域6破上来,面对这一小撮的超绝世,他可以平静面对。

    当然了,有个别人可能极端出格如同他父亲王泽盛,一样或许在尝试拓展前路,重塑一座漆黑的桥梁,横渡天堑。

    比如,传闻中生做死未知的兽皇,很有可能就是单

    一6破的生灵,他若的是出出现此地,那相当恐怖,单一6破者,按照旧圣实验记载来看,后期太多都会出问题,精道果会易崩溃,这是34重关的界断面那里,各种实验室最后荒废的根本原因所在。

    「载道兄,我们这边遇到麻烦,但也算是一场机缘。」距上次分别6年后,巨兽牛王终于联系并找上王煊。

    他们在一片海域闻到药香,可始终寻觅不到源头,感觉有一株了不得的圣药要从神话源头之地诞生出来。

    王煊当时就惊呆了,他何曾看到过真圣大药那可不是一般意就义的药草,比之违禁主材等珍贵的太多了,异人服死,有机会蜕变为真圣,当然,那是指给绝顶异人服用,其他超凡者吃一小口就得爆体而亡。

    所谓的真圣大药,蕴含得不止是药效,还有无尽的天地秩序纹理,不然怎么也能,让绝顶异人悟道,迈过那最艰难的门槛。

    也有人说,所大谓的圣药名过其实,能成为真圣的异人根本就不需要它。

    而需要与惦记它的异人,服食之后,最终也成不了真圣。

    所以,关于的说法圣药充满争议。

    巨兽熊王道:「这株圣药可能很不同,除却弥漫药香,交织出部分道的纹络,还伴着经卷翻页声,甚是神异。

    纵然有这些线索,他们几个也没找到那株药,这才是最奇异之处。

    红袖平且绝世而独立,翩然出尘,但是现在面色微变,道「大概不是圣药,有可能是神话源头彰显的大道痕迹,届时可能会有道花一朵朵的盛放。」

    陆坡动容道:「巨兽皇庭时代,有些人碰巧遇上,亲身参与过,那算是神话源头的神圣***?」

    红袖点头,道「这种相传,神灵时代也曾出现过,被称为诸神***,或神灵盛会。」

    银发维罗顿时来了精神,道:「唔,我也听闻过,参与者或多或少都能得到一定的好处。」

    巨兽牛王顿时发呆道「相传,兽皇也亲自参加过的。」

    王煊道:「牛兄,熊兄这算帮什么忙,怎么好好意思,分明是一场大机缘啊。」

    巨兽牛王很大度,道「没事,这种***很神异,自己人多一些才稳妥,可能会看到诸神残影等,再有,也不止我们发现那里,多半会有对头出现。」

    一群人神立刻赶了过去,守着这片神秘的海域不走了。

    神海波光粼粼,御道纹理交织,药香扑鼻,但就是发现不了那株圣药,他们有谱了,九成是传闻中心神圣***。

    果然,不止他们来了,还有几支队伍的出现,前后加起来共有30人出头。

    说起来人数不算多,但细思他们的身份的话,那就怖了。都是重走真圣路的古代生灵,在这个时代复苏,回归,来头大的吓人。

    显然,对面有王煊等人的对头,一身黑袍的万法蛛王,6年过去,更加强大了,超越过去。

    还有剑仙文铭,愈发显得空明出尘,背负神剑,灰发扬起时,他全身都流动着神秘剑道经篇的模糊残影。

    王煊意识到,随着这时批人融入超凡中心比以前难对付了,不过他也不是从前的自己,道行大幅提升,有5破的底蕴了,随时可渡劫。

    那些人早已注意到他,尤以一袭黑艳纱裙的萱芷眼神最盛烈,美目在冒火,这不是夸大,她的双瞳中真的有神圣符文成焰涌动出来。

    见到王煊的刹那,她便觉得右腿根剧痛,当年被他斩断并抗走一条腿的场景,仿佛还在。

    「在神话源头待不了几年了,马在上就要出去了!」她看着王煊说道,显然在威胁。

    头王煊不在意,很是懒散,道:「出去又能如何,你有什么打算?就凭你这一

    双大苌腿,不去黑金瀚上班可惜了。」

    萱芷勃然变色,再怎么说,她也进入超凡中心现世中行走与体验了一二十年,怎么会不知道他的调侃之意?.

    她是什么身份?至高生灵理暂时坠落红尘中,结果竟被人这样挤对,真是皑有此理!

    剑仙文铭开口,不再超然,他寒声道「载道,你少要狂妄,我们已经知道你是谁,推测出你真身的落的落脚地。那处绝地虽然极其古老,但是多年来逐渐死气沉沉,估计你蜕变出问题了,要撑不住了吧?出去后,我们立刻去杀和你的真身!」

    王煊不动声色,他自己都不知道「载道真身」是谁,他这群人竟锁定了他?真是神通广大啊。

    不过他真不在意,相反,有点高兴,真希望这群人去捅吗蜂窝。捅出一个蛰伏的老怪物。

    「蠢货,吾真身,高悬在外,万劫不朽,岂是尔等跳梁之辈可以窥探和冒犯,胆敢出现吾之坐关地,全部碾爆。」王煊平淡地说道,真正这端起来了。

    陆坡叹息,这才是大佬风范,从此以后他不允许别人称呼自己为陆老大了。

    「载道兄,不愧是让我都甘愿称兄的人。」银发维罗叹道,这么多年以来,他逐渐露出非凡根脚,藏不住了,很明显极度强大。

    在这好支队伍中,他也就忌惮红袖,还有对王煊摸不准来头。

    巨兽牛王和熊王,一副无比敬仰的样子,太佩服这位带头大哥了,他可是在挑衅一小群至高生灵,无惧别人去掏他的老巢,真的是太强势与霸气了!

    气质神韵超然的红袖也在侧首,美且流劲神霞,看着王煊,这么多年来她也在猜测带头大哥身份,在她心中有几个人选,都是极其古老时代至强者,如某位绝代无匹的神明,还有为蜕变而沉寂与消失的猛人….皆参加过真实之战。

    「行,咱们真身绝地中见!」,剑仙文铭冷笑道。

    「本王必然亲临。」万法蛛王也沉声道。

    「我也会去看一看你真身绝世风采!」萱芷针对看字加重语气说道。

    显然,对面的人被载道的话语激起战意,全都心头冒火了。

    「我劝你们不要自寻死路。」王宣平静地说道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这等于在点火!不过,对面那些人顾吸及身份,没再和他多说,但眼中冷光凌烈说明了一切。

    王煊发现,海面多人侧且,显然都在猜测他的身份,到库有什么惊人的根脚。

    他心态平和,无所谓。

    突然间,天地朦胧,而后快速暗淡下来,一轮朗月高悬,如水的夜色覆盖海面。

    这称得上是奇景,因为神话源头之地平日根本没有黑夜始终灿烂,今天居然有夜晚降临。

    接着,海面上,凭空出现一株巨大的植物,灿烂而神怪,扎根向海下,叶片碧绿。

    接着,很多花蕾出现,伴生在每片叶子附近,色彩各不相同,都发出道韵,并有神秘纹理夜织。

    「只有神才可见到的花,今且会盛开吗?」有人失语道,显然其来历无比古在老。

    「兽皇当年曾盘坐在花朵中,在这里沐道!」有人一位巨兽低语。

    这株植物神圣而巨大,每一片叶子都像是座桥梁,连着黑夜,似乎可以贯穿莫测天斩,好想要将诸神送到彼岸。

    神秘的叶子不多不少,正好三十余片,现场每个人都片对应着一片。

    「登上吐片。」红神暗中提醒王煊,她已经在做了,翩然而起,轻灵地落在一条巨大的晶莹的叶子上。

    王煊照做和她相邻。接着,他双眼微眯,那该不会触诸神吧?每片叶子的附近,都对应着闭合花蕾,上面有神的身影成片的浮

    现,在演绎着什么。